欢迎访问无锡市反邪教网站

起底邪教“华藏宗门”教首吴泽衡

发布日期:2016-08-23  作者:王佳  浏览次数:  【大】【中】【小】

  虚构履历妄称代表佛法正宗传承,广东揭阳惠来县男子吴泽衡上世纪9 0年代创立“华藏宗门”,并自称“觉皇”“华藏初祖”等四处招徒,从事违法犯罪活动。

  随着陆续有人向公安机关举报,去年7月,广东公安机关在公安部的统一部署下,在有关省市的协助配合下开展“猎枭行动”,依法查处了这一邪教组织,并传唤审查涉案人员80多名,搜查、取缔活动窝点多处,搜缴该组织宣传品及财物一大批。

  司法机关现已查明,吴泽衡不仅通过兜售所谓“开光法器”、“御膳”等大肆敛财,更以男女双修为名引诱、胁迫多名女弟子与其发生性关系,对象甚至包括自己的亲属。此外,吴泽衡还联合律师等人制定所谓“应急预案”,试图逃避公安机关打击。目前,此案已进入司法程序。珠海市人民检察院已依法对吴泽衡及多名“华藏宗门”骨干分子以涉嫌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强奸罪,诈骗罪,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提起公诉。

  包装身世 招徒开启洗脑模式

  最近几年,一个名叫“华藏宗门”的非法组织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一时追随者众。

  据司法机关透露,至案发前,该组织门徒遍及北京、上海、江苏、安徽等10多个省市,在国内约有1000多名活跃信徒。而在海外,据其教首吴泽衡自述,还有数千弟子。

  吴泽衡,现年48岁,自称释迦牟尼心宗第88世、禅宗第61世衣钵传人,少林寺第32代传人,是“大日如来佛”化身,康熙、孙中山等人的转世,法力无边,弟子拜他为师可以成佛。

  为扩大信徒规模,吴泽衡开宗立派,1993年自创“华藏功”组织(2013年改称“华藏宗门”),自封为“华藏觉皇”、“华藏初祖”、“毗卢行武禅师”。为宣称出身正统,吴泽衡还刻制了“承命于天泽衡之神玺”、“大乘心宗行武之玺”等印章,宣称拥有释迦牟尼的“百衲衣”、“佛血舍利”和少林寺“宜山画”等佛教、禅宗衣钵传人的信物。

  为神化自己,吴泽衡宣称拥有“特异功能”,包括隔空取物、南水北调、“天眼通”和“宿命通”等。此外,吴泽衡还在多个场合介绍自己的身份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洲执行干事长,剑桥大学人文博士、客座教授,香港联合大学哲学教授等。

  然而,珠海市司法机关经过调查发现,吴泽衡其实劣迹斑斑,早在少年时期,就曾因与有夫之妇同居,被家乡派出所收容审查;1991年11月,因涉嫌诈骗、流氓罪被广东省惠来县公安局收容审查;2000年,因擅自发行股票罪、非法经营罪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1年。2010年,吴泽衡被释放。

  针对吴泽衡的履历,少林寺客堂负责人延耘澄清,少林寺是禅宗祖庭,从来就没有衣钵传承的说法,少林寺也从来没有“百衲衣”、“佛血舍利”和“宜山画”等物品。延耘称,吴泽衡自称的师父德禅也不是少林寺方丈,不具备收徒弟和指定传承人的资格,如果吴泽衡是俗家弟子,则更不具备传承资格,因而吴泽衡的少林法脉传承资格纯属虚构。

  吴泽衡所谓的“超能力”,同样被证实系编造。据吴泽衡的弟子李某烨供述,所谓的“天眼通”指吴泽衡自称拥有看见未来的本事,包括在2011年曾预测来年将有地震,而吴泽衡证明这种能力的方法通常就是展示左眼异于常人,即“用圆珠笔插左眼都没问题”。而据调查,吴泽衡的左眼因故自小就丧失了视力,所以用笔插眼并不会造成任何伤害。

  吴泽衡还对外宣称自己著有《论心》、《生命的本质》、《宗门品》等作品,其弟子还根据其理论编有《心灯在线》一书。然而,出版部门经过比对,发现吴泽衡版的《论心》抄袭自“北海老人”的同名著作,相同之处高达75%以上。面对司法机关的调查,吴泽衡承认《论心》《生命的本质》等作品确系抄袭,更荒唐的是,他表示“不知道北海老人原名是什么”。

  同时,出版部门鉴定上述作品属于“含有伪科学和宣扬迷信内容的非法出版物”。

  组织严密 骗术不断与时俱进

  吴泽衡1999年因经济犯罪入狱后,“华藏宗门”一度由其弟子才某、倪某等人代理教务,继续开展非法活动。吴泽衡2010年2月出狱后,旋即到各地巡查教务,夺回教权。

  为加强对信徒的控制,吴泽衡从自己开始排了32辈,并以授法号排辈分等方式对该组织进行封建家长制管理,形成等级分明体系严密的邪教组织。据吴泽衡的弟子王某霞介绍,吴泽衡自封辈分为“心”,对家人、有钱的信徒封字为“辅”,不太待见、却对自己很忠心的封为“惟”,而年轻女弟子以及其他关系密切者,皆封为“本”。

  当然,拜师、闭关乃至辟谷都是要交钱的。据“华藏”弟子供述,拜师一般要到吴泽衡开设的佛具店买僧衣等物,全套价格在2000元左右,拜完师之后一般还要附上红包,多少由弟子决定;师父要求闭关,弟子也要到佛具店买一系列必备品,包括标价1700元左右的僧衣一套,标价3900元的白水晶佛珠链一条,标价为600元的上香费等。

  据司法机关披露,在这个基础上,吴泽衡又成立了驻地护法组,下设护法组、内务组和秘书组等,护理其日常生活,并满足自身淫欲。同时,吴泽衡大搞“以商养教”,妄图为实现“华藏帝国”建立经济基础,近年先后成立了珠海毗卢性海服务中心(简称佛具店)、深圳普华餐饮公司(简称御膳馆)、深圳辰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经济实体,以各种手段敛财。

  一些信徒表示,吴泽衡善于抓住社会热点及公众心理要求,为自己牟取私利。2010年底,吴泽衡等人开设佛具店,经营由其加持、开光的法器和僧衣。2011年日本发生地震之后,吴泽衡察觉到社会上一些人的恐慌心理,对佛家法器稍作修改,推出所谓的避灾挡煞法器“戒坛方”,售价1212元,高出成本价数十倍。

  2012年,随着公益组织的兴起,吴泽衡为达到敛财和获取慈善名声的双重目的,操纵弟子搞所谓“两善”(自称日行一善,辟谷济善),公然违反国家法律规定向社会募捐。司法机关查明,2013年8、9月,吴泽衡以向五明佛学院捐款为名,通过“全球两善”平台号召弟子捐款,吴泽衡最后拿到26万元并将其私吞,后谎称都捐给五明佛学院了。

  2012年底,吴泽衡又敏锐察觉到公众对养生和膳食营养的重视,遂宣布推出所谓御膳“秘方”,顾客过来先算命,然后开饭。御膳馆的配料健康师刘某红是一名博士,也是吴泽衡的信徒。据其供述,根据吴泽衡的“秘方”炮制了七个套餐,分别被命名为益气鲍鱼膳、益气乌鸡膳等,最便宜的一道菜也要2000多元。司法机关后来查明,这些御膳非但没其吹嘘的那么多功效,反而还有毒,包含国家明令禁止在食品中添加的中药材“制川乌”和“附子”。

  这还不够,吴泽衡还充分利用互联网来敛财,以及加强对信徒的控制。2014年,吴泽衡开展“华藏”企业家网上培训,骗取20多名弟子参加2小时网上听课,每人收费5000元,从中渔利11万元;当年6月,目睹微信等电商平台兴起后,吴泽衡又在微信群拍卖所谓有“法力”的亲笔画,仅其中一幅就骗得信徒赵某12万元,后又以供奉“大日如来佛像”保平安为由再次骗得其10万元;同时,吴泽衡还以推荐股票,给操盘手佣金为名,骗取弟子20万元。

  南都记者获取了一份“华藏宗门网络管理中心监督组”出具的“处理意见”,“监督组”称某弟子违反规定,在网络道场不听劝阻,擅自贴出含机密内容的“护法小组情况”,处以其“三个月内禁止到锡地行走,同时向监督小组提交受罚心得,以观后效”。据吴泽衡弟子供述,类似处罚屡见不鲜,不断强化吴泽衡对弟子的管束力。

  珠海市司法机关查明,近年来吴泽衡利用邪教组织共诈骗财物近700万元。然而,众弟子对此一无所知,弟子孟某更是直言,“我一直以为他不在乎钱,持的是‘不持金钱戒’。”

  控制身心 打着双修之名性侵

  更荒唐的是,珠海市司法机关查明,这名所谓的“宗门领袖”先后多次以“男女双修可使人达到学佛的最高境界”等为名,引诱、胁迫多名女弟子与其发生性关系,其中还包括两对姐妹。

  吴泽衡的弟子王某,1986年出生,此前任吴泽衡的秘书组组长,负责管理4名女性的生活秘书。王某向司法机关诉称,吴泽衡曾多次以双修之名对其实施奸污。第一次发生在2012年春节过后,那时王某刚当上吴的秘书一个月。王某称,“一天晚上,吴泽衡把我叫到他的房间,让我把房门关好,然后他点上香。接着,他站在我的身后,从后面抱住我的腰”。

  王某称,吴泽衡告诉她,通过男女双修可以让她达到学佛的最高境界,她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吴要求躺到床上,然后强行发生了性行为。就这样,王某后来三次怀孕打胎,吴反复恐吓她,“如果将这事告诉他人,会前功尽弃并遭恶毒报应”。

  吴泽衡另一名弟子余某的遭遇,与王某如出一辙。2013年4月,吴泽衡先是通过手下将余某安排到身边当女秘书,然后在打坐之余,同样谎称性交可以达到修行圆满,并且他的精子有特殊物质,对修行和女性身体有好处,从而强行与余某发生关系。之后,余某察觉异样,但吴泽衡再次利用“毁师慢法不得好死”等邪说恫吓余某,实施精神控制。2013年8月,余某发现怀孕,吴便要求她去做人流,并欺骗称“2014年3月下旬怀孕才能要孩子”。2013年底,余某再次怀孕,结果在2014年春节期间,吴泽衡再次坚决要求余将胎儿流产。

  在众多受害女弟子的供述中,许多人提到了同样的细节--有一天吴泽衡把女弟子单独带到房间内,让她喝下一杯略带苦味的水,然后让女弟子跟他一起打坐,一起“观想合融”。不知不觉中,女弟子渐渐眩晕、不省人事,醒来才发现自己已被强暴。

  在面对司法机关的调查时,吴泽衡辩称与王某发生关系是有所谓婚约,与余某发生关系是因为对方主动躺到了他的床上。事实上,吴泽衡已结婚多年,并育有多名子女。吴的妻子表示,自己多次遭吴家暴,并曾将此事连同吴性侵女弟子的事举报到公安机关。

  更叫人惊讶的是,在将手伸向女弟子之际,吴泽衡甚至连自己的晚辈、幼女也不放过。

  从1998年起即追随吴泽衡的女弟子尹某称,“每当我们对他有一点的怀疑或不相信,吴轻则让我们自净其意,重则冠以‘轻师慢法’的名头,逐出师门,而对修佛的人来说,这是很关键的问题”。

  还曾有弟子发现,有一次吴泽衡两名弟子的未成年女儿曾在吴泽衡卧室中喝了有怪味的白开水后,一起昏睡在吴的床上两天,并发现床上有血迹。

  据司法机关透露,警方还在吴家搜出了神仙水、催情药等迷幻剂。

  然而,这么一个神乎其神的上师,却不敢让被双修的女弟子过夜,原因是吴泽衡的左眼有疾病,晚上睡觉时会睁着,吴害怕狰狞的面目吓到女弟子。

  逃避打击 指挥编制应急预案

  司法机关在调查中还获取了吴泽衡指挥下属编撰的《华藏宗门突发事件总体应急预案》,显示该邪教组织为逃避公安机关打击,尤其是确保吴泽衡平安无事做了精心准备。

  该《应急预案》共7条,明确了处理突发事件的办法。《应急预案》称,突发事件分为公共事件和局部事件两类,其中后者包括“社会公共部门和个人,针对上师、法门及宗门弟子的限制人身自由、强制性终止宗门活动、负面评价和损害宗门形象的突发事件”。

  《应急预案》称,根据突发事件的性质、严重程度、可控性和影响范围等,将应急级别分为三级:一级(特别重大)、二级(重大)、三级(较大),并分别用红色、橙色和黄色表示。其中一级特指吴泽衡和宗门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吴超过24小时无法主持宗门事务。

  《应急预案》规定,发生一级突发事件时,由吴泽衡指定人选的指挥中心将启动一系列信息发布机制,其中包括海外信息发布—“争取各大组织的声援和舆论支持,包括人权组织、宗教联合会等”。此外,指挥中心“还应在24小时内,启用备用通讯,通知各机构、各地区应急负责人,做好自身应急防护及组织声援准备,落实到事发地声援”。

  另据吴泽衡供述,其代理律师还就逃避公安机关的调查,给他支了几招:一是坚信“围观改变中国”,即一旦组织内有人被抓,就尽可能地多找些人去派出所门口围观,给公安机关施压;二是记下警察的姓名和警号,同时对其录音录像,第一时间放到网上,供网友围观声援;三是拒不配合调查,不轻易签名,多说“不知道”,有事等律师来了再说。而律师将在第一时间联系外国领事馆人员和境外人权组织等,以提供所谓“帮助”。

  目前,此案已进入司法程序。等待吴泽衡等一批“华藏宗门”邪教组织成员的,将是法律的制裁。曾被吴泽衡多次奸淫的女弟子尹某在供述中,表达了对吴的愤怒,同时呼吁其信徒早日醒悟。

  吴泽衡自称“觉皇”,这是要跟释迦佛同等地位了,谁敢这样称呼?这是大妄语,犯了大戒。事实上,没有证据表明他皈依了佛门,他是盗用了佛教名词来创立自己的学说,学说的语言还都是一些邪知邪见,不是正知正见,不符合佛教三法印的要求,因此我们定性他是附佛外道,不属于佛教的传承,属于邪教的类别。

  其实,很多简单的标准都能衡量吴泽衡是否开悟。比如,他与多名女子发生关系,甚至强迫对方堕胎,违反佛教戒律,连一个在家弟子的资格都不配,在家弟子是必须要守五戒的。我认为,这种破坏正统宗教,在社会上产生贻误的人影响力很大,希望相关部门诉之于法律严加控制。同时,我呼吁其信徒早日觉醒,用真正的佛教理论来对照衡量,摈弃邪知邪见。

  ——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广东佛教协会会长 明生法师

  我开始是很崇拜他、很爱他的,但后来我看清了,知道他是一个大魔头。一,没良心,自己的妻子都不要,有可能爱众生吗?二,他打着佛的旗号骗财骗色,就交给政府处理吧。

  ——吴泽衡妻子

  我对师父一片真心地付出,无非是想得到一个真,现在得到的却是一个假,还是包装出来的闪闪发光的假!我无数次地想问吴泽衡,你的动机和目的是什么?金钱和女色,在你口中和心中的佛法面前,究竟有多重要?为什么要这样做?你需要给我们所有人一个交代!

  ——吴泽衡弟子孟某

责任编辑:晓溪      文章来源:南方都市报

站点地图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无锡反邪教网

技术支持:泰得利通 网络支持:无锡移动 安全支持:江苏骏安检测


苏ICP备09024546号  公安备案号:3202110200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