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无锡市反邪教网站

“华藏宗门”里的荒诞事

发布日期:2016-08-23  作者:黄庆畅  浏览次数:  【大】【中】【小】

  说自己是佛祖转世,能预测灾难,会遁地术……广东省惠来县农民吴泽衡,创立“华藏宗门”,胡乱吹嘘神化自我,从而广收信徒,大肆骗钱骗色。近日,吴泽衡等人因涉嫌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诈骗罪、强奸罪等罪名,被移送至广东省珠海市司法机关。等待他们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奸淫女弟子,连晚辈和幼女也不放过

  “他就是个变态、骗子、恶魔,用卑鄙的手段性侵了我,还用阴招让我流产……”一位女弟子的血泪控诉,撕开了“华藏宗门”掌门人吴泽衡伪善的面纱。

  这位弟子所说的卑鄙手段,就是吴泽衡的“双修”理论:“男女双修可以使人达到学佛的最高境界”“可以成佛”“可以迅速提高修行”“能增强法力”。这位20出头从山东慕名前往珠海的女弟子,在给吴泽衡当秘书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在修行之名下被奸淫,此后随叫随到满足吴泽衡的性欲,并不让其采取避孕措施。其所说的阴招,就是当这位弟子第一次怀孕时,吴泽衡以时辰不对,孩子不能要,否则会把痛苦带给家人为由,让其打胎。当这位弟子第二次、三次怀孕时,吴泽衡把自己调制的神奇药水给她喝,导致其下体出血流产。

  据了解,近年来吴泽衡以“双修”等名义引诱、胁迫女弟子与其发生关系。一受害女弟子称:“基本上女弟子都跟他有过。他会逼我们去做人流打胎。”

  控诉吴泽衡“禽兽不如”“希望法律对他严惩”的,是吴泽衡的亲戚,也是其弟子。据她讲,吴泽衡一直喜欢玩弄女性,早年在老家曾与两姐妹同居,同时致两姐妹怀孕。创立“华藏宗门”后,吴泽衡玩弄女性更是肆无忌惮,常常以“双修”为名奸淫女弟子,连晚辈和幼女也不放过。

  2014年7月,警方抓捕吴泽衡后,在其房间搜出大量性药、神仙水等淫乱物品,可见其生活之糜烂。据警方查明,吴泽衡现有婚生子女6人,非婚生子女至少6人。妻子称吴泽衡是个大魔头,她说“自己的老婆都不管不问,还能拯救别人?”

  “从佛法上讲,这就是邪淫,他这种行径是赤裸裸的诱骗。”一位女弟子在控诉书中写道:吴泽衡对当事人造成身心伤害,对社会带来巨大危害,是对佛法的践踏与污辱,令人不齿。

  千方百计敛财,涉案金额近700万元

  在珠海市九洲大道一小区,吴泽衡有一套190多平方米的房产,这里是他居住、设立佛堂、作为活动据点的地方。而这套房是吴泽衡的一辽宁弟子出资130多万元为其买下的。此外,还有弟子卖房、卖厂为其供养。

  吴泽衡还自有一套生财之道,比如收取拜师费、奉献金、开光法器、办培训班……

  每一个新成员加入,吴泽衡都要通过拜师仪式收取拜师费。据了解,吴泽衡以闭关为名,要求弟子购买标价1700元的僧衣、3900元的佛珠、600元的香。此外,还要给供养上师费用3000元,给提供闭关场所的交纳1100元钱。也就是说,每个闭关的人,差不多要花近万元。

  每逢生日、成道日、佛诞日聚会等,吴泽衡就会放出银行账户,收取各地信徒的供养款、奉献金。

  这些并不足以满足他“皇帝”般的生活,除了供养,吴泽衡还做“买卖”。

  2010年,吴泽衡在珠海市开办毗卢性海服务中心(佛具店),通过制造散布灾难谣言,向弟子兜售所谓的开光法器“戒坛方”、大日如来佛,并强制摊派销售任务牟取暴利。

  2011年3月,吴泽衡利用日本的核辐射事件,推出避灾法器“戒坛方”。成本价只需百八十元的“戒坛方”,经过吴泽衡“加持”后,以上千元的价格卖给弟子。

  一徐州籍弟子反映,2012年,吴泽衡称徐州将有大地震,要求其购买10个经吴泽衡开光加持、能避灾的“戒坛方”。之后,徐州未发生地震,吴泽衡则称“将地震转移到别处去了”。

  近些年来,吴泽衡又玩起了敛财新名堂。

  吴泽衡在深圳开了一家御膳房,以他研制的一种“秘方”为噱头,再设置吃饭前一小时根据生辰八字等测算就餐方位等程序,蒙骗其弟子就餐,而每道菜至少2000元,从中牟取暴利。

  2013年3月,吴泽衡发布所谓的“借款缴纳法院罚金”的微博,称250万元罚金一直未缴纳,现在法院催缴,因此向弟子“借款”。弟子为其发起“全球捐款”,微博发布后,吴泽衡的账户就收到所谓的“借款”近300万元。然而,吴泽衡并没有将上述款项用于缴纳罚金,而是将其中的200多万元用于购买理财产品。

  2014年初,吴泽衡从淘宝上以每枚88元的价格购得10多枚木质印模,谎称是印尼弟子陈某委托代理的“黑檀木”印章,很名贵,用来做法定代表人名章可以为公司带来财运,骗其弟子们用3万或5.5万元的价格购买。吴泽衡从中获利40多万元。

  利用弟子的虔诚,吴泽衡不断大发横财。据警方查明,其涉案财物共计6934087.07元。

  组织架构清晰,分工细致明确

  吴泽衡到底是个什么人?“华藏宗门”究竟是个啥组织?不少人好奇。

  在一部名为《觉者》的宣传片中,吴泽衡自号“觉皇”“华藏初祖”,“7岁承曹洞禅门高僧德真、德智大和尚接引,11岁入山随师修行,18岁师从少林寺高僧德禅,成为少林寺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监坛”……

  长达18分钟的个人宣传片,将吴泽衡描绘得超凡脱俗、惊为天人。据一些弟子讲,吴泽衡经常吹嘘:他是佛教第八十八世、禅宗第六十一世衣钵传人、少林寺第三十二代传人,是“大日如来佛”的化身;英国剑桥大学人文博士、客座教授,香港联合大学哲学教授;会武功,有“天眼通”“宿命通”,可以预测地震、水灾等灾难信息。

  胡言妄语背后的真实情况如何?据警方查实,吴泽衡是广东省揭阳惠来人,地地道道农家出身。少时玩弄女性、耍流氓,在当地公安机关留下案底;16岁离开家乡后闯江湖,去过河南,上过北京,下过海南,会点拳脚略懂医术,时不时闹点事儿被人告到公安机关;上世纪90年代初,冒用气功名义建立“华藏功”组织,吸收信徒,传播迷信邪说;2000年因非法经营、擅自发行股票等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2010年出狱后,重操旧业,继续从事非法活动。

  “从沈阳回到北京,只需两秒钟”“曾经连续九年每天只吃一颗红枣,喝一杯茶”“用嘴吹一下,能把一场大雨吹下来”……吴泽衡的胡吹邪说,在其出版的非法出版物《点亮心灯》《宗门品》《生命的本质》中也有记载。2014年11月,广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出版物鉴定委员会认定,这些书含有伪科学和宣扬迷信内容,主要表现为批判现实,发泄不满;借助佛学,贩卖私货;故弄玄虚,自我吹嘘。

  据警方查实,“华藏宗门”裹挟弟子有数千人,分布于北京、上海、广东、江苏、安徽、山西等10多个省市。在美国、挪威等国家,也有少量信徒。在“华藏宗门”内,有着分工严密的组织体系,设有护法组、秘书组、内务组,在各个省份还有专门的协调员。

  “对师父要顶礼膜拜,绝对服从。”被弟子们尊为“上师”的吴泽衡拥有绝对的控制权和领导权。他编撰了《华藏宗门宗脉世系表》,通过排辈分、授法号等方式来管理信徒。

  为加强组织管理,吴泽衡先是发布《戒律度》清理门户,后又发布《戒品示》,并授权首席护法对于违反戒律的弟子进行管束,轻则面壁思过,重则轰出师门。

  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广州光孝寺方丈释明生指出,吴泽衡的“华藏宗门”“于戒、于理、于修、于证,都不符合佛教规范,是不折不扣的附佛外道。”

  其实,“华藏宗门”从事的活动是否违法,吴泽衡心里早就有数。他指使人编制了所谓的《华藏宗门突发事件总体应急预案》,以保护上师吴泽衡为重,分为一、二、三级预案,设定了各种对付办法,比如及时通知全国信徒,通过各种串联活动给公安机关施压。他还邀请北京某律师事务所向弟子“授课”,说什么围观改变中国,一旦有人被抓,就纠集信徒到派出所围观,给公安施压;要记下警察的姓名和警号,尽快发到网上;不轻易签名,要等律师到场;要把录音录像放到境外网站,制造出迫害人权的假象,以给政府施压。

  善用心机,对弟子实施精神控制

  这么一个劣迹斑斑、鬼话连篇、作恶多端的人,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相信吴泽衡?

  一位王姓弟子道出了吴泽衡实施精神控制的奥妙:拜师时要发毒誓,不能把“华藏宗门”内部的事说出去;不能怀疑、背叛吴泽衡,否则没有好下场。弟子们反映,吴泽衡多次对他们说:“如果违背师命,就会得癌症、绝症,家人将不得好死,会下十八层地狱”。

  “挺能忽悠!” “伪善的面孔,依然有一定的亲和力”。这是醒悟后的弟子对吴泽衡的评价。吴泽衡口才好、记性好,见过一次面、报过一次名的,下次见面就能叫出人名来。

  另一位弟子的讲述,或者更能看出吴泽衡的忽悠。她是怀着好奇心、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去珠海拜见吴泽衡的。到了吴泽衡家的客厅,聚了三四十个人。一介绍,有北京的一级演员,有上海的博士、银行高管,还有这个人是什么背景,那个人是什么背景……一听,就觉得是高大上、有品位的团体,就想加入。后来她加入“华藏宗门”后才发现,这些人其实是吴泽衡用来充门面的,只要有新人来,就会如法炮制,把他们像摆设一样搬出来炫耀一番,充满诱惑,不但让人放松警觉,还心生向往。

  为了自我抬高、神化,吴泽衡除了虚构头衔,还编撰很多传奇故事,移花接木地制作很多与高官同台合影的照片。在拍摄《觉者》宣传片时,还让年轻的弟弟当替身,展现出青春、灵动的形象。

  营造前呼后拥、唯我独尊的氛围,是吴泽衡惯用的伎俩。从“华藏宗门”的活动现场录像看,吴泽衡是绝对的中心,身边人对他表现的是绝对的毕恭毕敬。同时,他以授法号排辈分,形成等级分明的管理,让人对他言听计从,否则就会受到惩罚。

  为了给人造成接触他不容易的假象,拜师要写申请表;弟子想见他,必须经秘书禀报,同意后方可;为了耍派头,有时吃饭他不自己动手,由秘书夹菜,吃虾蟹时还得要秘书剥壳。

  为了让弟子们信服,吴泽衡也时不时表演一下“特异功能”。表演“特异功能”,一般由他的亲信弟子给予配合。比如他表演吸烟时,能让烟从脚底出来,就是他让弟子从淘宝上购买的魔术烟花。如果演砸了,他就会说是弟子对他有怀疑,心不诚。有一次在外面吃饭,服务员不小心把一位弟子的手机碰到地板上弄碎了屏幕。为了检验吴泽衡所吹嘘的“特异功能”,这位弟子就请吴泽衡把屏幕复原。结果吴泽衡不但以这位弟子心不纯为由拒绝了,还让这位弟子喝了一杯带有苦味的白开水,此后这位弟子就浑身乏力、抑郁不振。这也是吴泽衡对弟子进行精神控制的又一常用手法。

  有时让弟子当“托儿”,有时自己给自己当“托儿”。一位姓苏的弟子交待,在网络上聊天时,吴泽衡会用多个名字出现,鼓吹“天心海月”(吴泽衡网名之一)如何如何厉害;或者用其他网名套出对方的信息后,再去给对方掐算。这样一来“算得很准”,让对方信服、佩服,从而上当受骗。

  再狡猾的狐狸也会露出尾巴,吹嘘“能化成一道佛光消失”“能把手铐当面包吃了”的吴泽衡,如今再次锒铛入狱。对他来说,成了莫大的讽刺。

责任编辑:晓溪      文章来源:人民网

站点地图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无锡反邪教网

技术支持:泰得利通 网络支持:无锡移动 安全支持:江苏骏安检测


苏ICP备09024546号  公安备案号:3202110200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