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无锡市反邪教网站

邪教在参与政治中加速灭亡

发布日期:2016-08-23  作者: 陈诗楠  浏览次数:  【大】【中】【小】

  【编者按】什么是政治?为何邪教会亡于政治?为何邪教必然会亡于政治?本文通过对政治和邪教两者本质属性的对比分析,得出邪教必政治的基本属性和邪教必亡于政治的基本规律。能够帮助人们从本质上认识到:随着人类科学和文明的发展邪教将会迅速走向消亡的必然趋势。

  主佛口言不政治,欺世愚民谋大逆,聚众围攻中南海,邪教野心原形露。

  1997年3月《法轮大法大圆满法》出版发行之际,李洪志提出不参与政治。但李洪志之后的一系列动作却与“不参与政治”背道而驰。他先是组织“法轮功”成员于1998年5月24日围攻北京电视台,并发表了《挖根》要求习练者参与围攻;又于1999年2月在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洛杉矶)中,使用“旧势力”一词,矛头直指中央政府;其后,1999年4月19日至23日,他又组织一万多名“法轮功”练习者围堵在天津教育学院口,持续4天之久。接着,1999年4月25日,在李洪志精心组织下,万余名来自北京、天津、河北等地的“法轮功”成员围攻中南海,“法轮功”李洪志的政治野心完全暴露无遗,其“不政治”的谎言就此完全暴露于世。1999年7月22日,中国政府正式依法取缔“法轮功”。“法轮功”从最初以强身健体为幌子,最终彻底沦落为一股反动的政治力量而走向覆灭,实际上是一种必然的宿命。

一、政治的基本属性及其发展

  “政”明方向“治”靠力,权力斗争为谋利,由私向公渐发展,若不为民终被替。

  从人类社会学看,政治是人类社会中存在的、受不同历史时期、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文明程度而变化发展的一种非常重要的社会现象,它影响到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按照马克思主义政治学观点集中概括:政治是以经济为基础的上层建筑,是上层建筑领域中各种权力主体维护自身利益的特定行为以及由此结成的特定关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是以政治权力为核心展开各种社会活动和社会关系的总和,是人类历史发展到一定时期产生的一种重要社会现象。

  从上述政治的基本定义可以看出:政治的根源是经济基础,是经济的集中表现,政治关系归根结底是由经济关系决定的。政治的实质是阶级关系,在阶级社会中,阶级性是政治的基本特性。政治的核心是政治权力,政治权力的中心是国家。

  纵观人类社会,从原始社会开始向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逐步发展,人类社会文明程度逐渐提升,政治的内涵也随之向更高级的方向逐渐发展变化。原始社会是以氏族部落为主体的原始大同社会,人们为了生存而聚集到一起,以集体的力量共同抵御大自然的侵袭,生产资料公有,没有剩余产品,也不存在剥削,氏族首领由部落推选,德高望重,公平正义。随着剩余产品的出现,开始出现氏族首领滥用手中权力的现象,导致贫富分化,由此出现了阶级,进而出现了剥削和压迫,进而出现了反抗和斗争,从此政治便成为一种重要的社会现象伴随着人类走过了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奴隶与奴隶主、农民与地主、工人与资本家的阶级斗争不断推动着社会文明的发展进步。政治也逐渐从独裁向民主,从少数人的政治向人民的政治发展进步。

  社会主义是以公有制为基础的、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治,阶级被消灭,阶级斗争不再是推动社会进步的主要动力,但阶级斗争仍然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生活需要与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成为推动社会进步的主要动力。我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主要内容富强、民主、文明,公平、正义、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崇尚科学、敬畏自然、追求自由、维护法治的意识蔚然成风,任何倒行逆施的思想和行为都不能阻止历史的车轮向前发展。

二、邪教的政治属性及其反动

  众生来去皆为利,正道邪道鱼龙戏,历数邪教万般罪,若不为民即被替。

  邪教是指冒用宗教、气功或者其他名义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发展并控制成员、榨取钱财、危害社会的非法组织。

  从上述邪教定义可以看出,邪教具有唯利性、压迫性、层级性和斗争性的特点,而这些特点都具有典型的政治属性。邪教的最终目的是非法牟利,邪教的手段是骗、吓、控、夺,邪教的核心是权力斗争。纵观古今内外,邪教组织无一不是具有狂热膜拜活神、信奉神秘主义、编造歪理惑众、大肆聚敛钱财、控制信徒精神、无辜草菅人命、严重危害社会的共同特征。

  政治包含两层含义:“政”指的是领导,是方向和主体;“治”指的是管理,是手段和方法;“治”是围绕“政”进行的。邪教之政,在于名:冒用宗教、气功之名,混淆视听,欺世盗名;在于权:神化首要分子,或自称天神转世,或宣称天授神通;在于体制:组织严密,等级森严,刑罚严酷。邪教之治,在于骗:编造消业说、圆满说、因果说、轮回说等歪理邪说蒙骗众人;在于吓:编造末世说、毁灭说、灾难说等歪理邪说恐吓众人;在于控:运用非法手段控制人身自由,甚至残害生命;在于机制:邪教豢养了一大批惟命是从、死心塌地的骨干爪牙,在利益驱动和狂热崇拜下,丧心病狂,无恶不作。

  邪教政治是极其反动的政治,是倒行逆施的政治,是少数人压迫剥削多数人的政治,是践踏社会文明、民主法治、摧残人性的政治。还曾记得天安门前自焚致残致死的“法轮功”痴迷者吗?最小的只有12岁。还记得招远5.28血案的冤魂吗?仅仅因为索要电话号码遭到拒绝就被冠以“邪灵”的罪名活活打死。还记得河南唐河县“全能神”暴力护法队曾在12天内制造8起抢劫、殴打事件,受害人被打断四肢、割去耳朵的暴行吗?还曾记得赵维山“九牧区治华”的野心吗?

 我们也当然记得“法轮功”头目李洪志、“全能神”头目赵维山、“华藏宗门”头目吴泽衡等所谓的“神仙”遍布世界的多处房产、出入乘坐的豪华车辆、穷奢极侈的糜烂生活。这种鲜明的对比,难道不令人深思吗!?

三、邪教亡于政治是历史必然

  历史大潮浩荡行,邪教逆政欺众生,无奈螳臂难当车,跳梁小丑梦成空。

  邪教本身就是政治,邪教也无法不政治,只不过它是一种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反动政治。李洪志自称“宇宙主佛”,并口口声声“不政治”,其实是掩人耳目、掩耳盗铃的欺骗。邪教不仅有唯利性、压迫性、层级性和斗争性的特点,更有贪婪性和膨胀性的弱点,这个弱点成为导致邪教迅速走向灭亡的根源。关于政治,中国先秦诸子中《尚书·毕命》有“道洽政治,泽润民生”的阐述,也有“政者正也,子帅以政,孰敢不正”的道德和修养要求,而邪教普遍存在:极度贪财却没有驾驭财富的德行,实施残酷剥削而没有统治民众的才能,热衷于政治却没有高尚的政治智慧,做梦都想融入主流社会却始终没有主流阶层的气质,喜欢享受却从来都是不劳而获的寄生虫,既无身先士卒的勇气,也无自食其力的能力,总是在一厢情愿地倒行逆施。

  政治逐渐走向民主,而邪教总想回到独裁。

  政治逐渐走向文明,而邪教总想回到愚昧。

  政治逐渐走向和谐,而邪教总想回到斗争。

  政治逐渐走向公正,而邪教总想回到压迫。

  政治逐渐走向法治,而邪教总想回到神权。

  政治逐渐走向民生,而邪教总想回到祭献。

  政治逐渐走向平等,而邪教总想回到崇拜。

  政治逐渐走向科学,而邪教总想回到迷信。

  政治逐渐走向规范,而邪教总想回到混乱。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自古而今,邪不压正,当科学与民主持续深入人心的时候,所有反人类、反科学、反社会的逆流都是昙花一现,位高权重的袁世凯不行,由日本法西斯支持的末代皇帝不行,邪教当然也不会行。当人类经过漫长的实践和斗争,逐步建立了科学精神和科学体系,不断用鲜血和生命推动社会走向文明之后,邪教组织依然企图通过附身宗教、制造舆论、造成心理恐慌、扰乱社会秩序,然后浑水摸鱼、聚敛钱财、危害社会、攻击政府,实在是逆历史车轮而动,痴人做梦,不自量力,自取灭亡。

  ——写在“法轮功”围攻中南海17周年

 

责任编辑:知秋      文章来源:凯风山东

站点地图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无锡反邪教网

苏ICP备09024546号  公安备案号:3202110200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