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无锡市反邪教网站

邪教的诱惑—奥姆真理教的蛊惑力量

发布日期:2016-08-24  作者:清风  浏览次数:  【大】【中】【小】

  核心提示:在“3.20”日本东京沙林地铁毒气案20周年之际,日本最具影响力的英文报纸《日本时报》3月14日登载了专栏记者伊藤雅美的文章《邪教的诱惑—奥姆真理教的蛊惑力量》。该文在探寻奥姆真理教如何蛊惑信徒的同时,对那些舍命勇斗奥姆真理教邪教的反邪教人士表达由衷敬意。 

  1995年3月20日早晨,奥姆真理教(又名“最高真理”)教徒实施了日本战后最为致命的国内恐怖袭击活动,在日本东京地铁交通高峰期释放神经毒气,造成13人死亡和数千人受伤。 

  二十年后,当年遭受沙林毒气案袭击的受害者仍然饱受生理和心理上的伤害,例如说话困难、视力模糊、患有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等。更不幸的是,一些受害者至今仍然卧病在床。 

  目前,检方已指控192名奥姆真理教信徒参与毒气袭击案,包括邪教头目麻原彰晃在内的13名实施恐怖行动的奥姆真理教成员被判处死刑。 

  在遭受通缉17年后,奥姆真理教最后一名在逃犯高桥克也于2012年6月被捕,目前仍在受审。高桥克也曾担任当时负责把散播沙林毒气的高层成员的司机,他被指控谋杀、绑架及非法拘禁致人死亡、违反炸药控制法等多项罪名。在今年一月份东京地区法院庭审中,高桥对检方几乎所有的指控拒不认罪,预计4月份法庭将宣布判决。 

  随着奥姆真理教的解散,2000年,一些原奥姆教教徒很快又聚合在一起,成立了一个名叫“阿雷夫”(Aleph)的新组织。2007年,其他教徒则加入了由奥姆真理教前新闻发言人上祐史浩为首的“光之轮”新组织。日本公安调查厅将对这些由奥姆真理教衍生出来的组织进行安全监视,直至2018年1月。 

  在东京沙林毒气案发生20周年之际,《日本时报》采访了三名致力于帮助前奥姆真理教成员摆脱教首麻原邪教蛊惑影响的人士:长冈博之、长冈之子、多吕泷本。三人谈了自己对奥姆真理邪教的看法,揭示了当邪教成员决定脱离邪教时会面临多大的困难。 

邪教信徒 

  长冈之子(根据本人要求隐去姓名以保护家庭隐私)是在1987年的秋天加入了奥姆真理教,当时他还是一个修读印度哲学、痴迷宗教的在校大学生。当时,他阅读了多达2000余本的宗教方面书籍,在无意看到一些由奥姆真理教出版的书籍后,对该教派的进步思想观点感到很惊奇。 

  没多久,长冈之子就痴迷并膜拜上这个视觉障碍的教首麻原彰晃(原名松本智津夫),开始研究这个教派的教义。他参加瑜伽班,进而参加教派组织的一个为期十天的“疯狂训练营”——参与者被迫经过严格的训练,以测试他们的体能极限。为了成为一名正式会员,长冈之子把全部身心投入到了教会中。 

  虽然当时他是一名在校大学生,但他对奥姆真理教的捐献倾己所有,甚至有时会省下饭钱捐给教会。他说:“精神控制具有一种无形的魔力,任何人都有掉入这个陷阱的危险。而奥姆真理教表面上不限制你做决定的自由,但事实上你总是在它引导控制下做出选择。”  

  很快,长冈之子就在教会内部扮演了一种突出角色,那就是代表奥姆真理教在媒体上与他的父亲长冈公开叫板,长冈当时成立了一个援助组织,该组织的服务对象是被奥姆真理教洗脑信徒的父母。 

  奥姆真理教蛊惑长冈之子及其他的教会成员称,与自己的父母保持关系是不必要的,因为那只代表现世的关系。 

  长冈之子表示:“奥姆真理教成员之间的纽带关系非常紧密,因为我们都认为我们是被连接在同一个精神层面上。我们相信我们不仅前生是联系在一起,而且通过轮回我们来生还会在一起。当时我和我的父亲关系并不太好,教会教导我说,他所说的任何话都是邪恶的谬论。” 

  1990年,长冈之子全身心不知疲倦地投入到教会的活动中去,当时正值麻原与其他24名成员参加日本众议院选举。长冈之子一天只吃一顿饭,睡几个小时,整天在外面散发麻原的竞选海报和传单。 

  一天早晨,他醒来后失忆了,不知道自己是谁、奥姆真理教是干什么。几天之后,他恢复了大部分之前与奥姆真理教有关系的记忆,包括父亲的电话号码等。自此他在奥姆真理邪教的日子屈指可数了。 

  经过他自己对奥姆真理教以及麻原彰晃的研究,他意识到自己受骗了,终于能够脱离这个组织。长冈之子表示:“我是一个奥姆真理教受害者援助会会长的儿子,如果我当时留在奥姆真理教,也许我会被杀害,或被迫参加东京沙林毒气案的恐怖行动。” 

  长冈之子表示自己能够摆脱邪教,要感谢他的父母,特别是对他从不放弃的父亲长冈博之。长冈博之公开站出来反对奥姆真理教,不仅仅是在帮助自己的儿子,同时也是在帮助其他被洗脑信徒的父母们。 

  然而,正因为如此,东京地铁沙林毒气案事发前夕,长冈博之也成为奥姆真理教VX神经毒气攻击目标,他为此几乎丧命。 

  长冈之子表示:“对于我的父亲我感到很愧疚,如果我没有加入奥姆真理教,他就不会遭受VX的攻击。正因为有了我的父母,我才能脱离奥姆真理教。但不是每个信徒都像我一样幸运,因为许多信徒无家可归。”  

  长冈之子已经成功地帮助30余名信徒离开了奥姆真理教,但时至今日他仍然很后悔没有能够说服奥姆真理教成员雅美土屋脱离该邪教。沙林毒气案的前几天,长冈之子在茨城县呆了数周,劝说被父母关在家中的雅美。他每天与雅美谈10个小时,但雅美置之不理,最终还是回到了奥姆真理教。东京沙林毒气案发后,雅美因使用毒气被判死刑。 

  长冈之子表示:“我很遗憾没能说服雅美脱离奥姆真理教,如果成功的话,也许就不会发生东京地铁沙林惨案。雅美比我大,而且也比我聪明,视我为失败者,对我的话置若罔闻。” 

  沙林毒气案发生时,长冈之子20多岁,现在他已经46岁了,是一名雇员,也是一个藏传佛教信徒。 

  长冈之子现在仍努力帮助“阿雷夫”和“光之轮”的1650名成员,劝说他们离开邪教回到自己的家。不过他说做这项工作并非易事,因为他还要兼顾自己的家庭和一份全职工作。 

  他说:“因为现在我自己还有亲人需要我的保护,我不能完全全身心的投入到帮助那些邪教成员脱离教会的活动中去,说服一个教会成员离开教会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 

  与此同时,那些曾被他认为比家人更亲密的邪教信徒如今却身陷死牢。长冈之子说:“如果你杀了人,根据日本法律,你必须用你的生命来弥补你的罪行。也许这12个深陷死牢的邪教徒受到麻原蛊惑是事实,但他们也确实杀了人。我认为纳税人的金钱不是用来把他们养在牢狱之中。” 

家庭成员 

  一天,当长冈之子询问父亲有关他死后的财产继承权问题时,长冈博之觉得十分异常,后来他在他儿子的房间里发现了一张纸,上面写着儿子准备将继承来的遗产全部捐献给“神圣的麻原彰晃教首”。 

  从那天起,长冈博之开始了一系列的行动,为的是让儿子从邪教的魔爪中摆脱出来。长冈博之说:“奥姆真理教把我们的孩子变得毫无理智,没有了是非观,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对于杀人毫不犹豫,因为他们已成为麻原彰晃手中任人摆布的木偶。” 

  长冈博之怀疑奥姆真理教想得到他位于东京昂贵的青山购物区一块500平方米的地产。长冈博之想方设法阻止奥姆真理教对儿子的控制,为此他甚至阅读有关奥姆真理教的书籍,参加麻原的研讨会。 

  记者江川祥子把长冈博之引介给律师坂本塘,坂本塘帮助长冈博之于1989年10月成立了一个帮助邪教受害者家庭的公益组织。 

  坂本当时是一位青年律师,致力于人权问题的研究,对邪教的可疑活动大声疾呼,1989年正当他准备对奥姆真理教提起民事诉讼时,他和他的妻子以及一岁的儿子就神秘失踪。直至1995年沙林毒气案发后,奥姆真理教成员承认在1989年11月4日凌晨将他们杀害,并把他们的尸体分别埋在了长野、新泻和富山县。为了隐匿罪行,这些行凶者甚至粉碎了受害者的牙齿。 

  “(在坂本的尸体被发现并埋葬在一处公墓后的)九年时间里,我和我的妻子每个月都要到他的坟前道歉。”对于坂本塘一家的遇害,长冈博之至今仍不能忘怀,谈及此事,长冈博之一度哽咽。“坂本告诉我这是一个需要你站出来表明立场的时代,这也是我为什么20年来一直坚持我的反邪教的行动的原因。” 

  长冈博之的不懈努力终于让他的儿子摆脱了邪教。他雇了一个私人侦探调查麻原彰晃的背景,走遍了神田所有的中药店,收集发现麻原彰晃高价售出的所谓“精神”药物其实在中药店里都十分便宜。因为奥姆真理教信徒不断骚扰他,长冈博之卖掉了自己的地产,辞了工作,因为他知道他如果继续在公司工作的话,可能会牵连到公司。 

  然而,长冈博之面对麻原彰晃及奥姆真理教高层并没有退缩,他说:“我公开揭穿麻原的谎言,并当面对麻原说一个骗子没有资格对人说教。” 

  不久,长冈博之就成为了奥姆真理教的眼中钉。1995年1月,奥姆真理教教徒高桥克也等人试图杀死他,向其喷射VX神经毒气。长冈博之呼吸骤停,病情危重达十天之久。后来他恢复了健康,但神经毒气让他的右侧身体瘫痪,每月都要到医院进行治疗。 

  对高桥克也的审判开始时,长冈博之几乎每天都会参加,但他注意到高桥至今都没有任何反省悔悟的言行。三年前高桥被捕时,长冈博之马上给高桥写了信。他说:“但是高桥没有任何回复,很明显他仍然处在麻原的阴影下,不再像一个正常人,已成为麻原的一个木偶,因此我个人现在对他没有任何怨恨。” 

  长冈博之的同情心也扩及其他深陷死牢的邪教徒,他的志愿组织发起了一项赦免12名死囚(除教首麻原彰晃外)的请愿书。25年过去了,长冈博之仍然领导着这个反对奥姆真理教的公益组织,现在他已经76岁了,由于身体健康原因需要每天带着氧气罐,因此不能出门远行。然而,长冈表示只要奥姆真理教仍然存在,他的反邪活动就不会停止,无论奥姆真理教现在如何改头换面。 

  多年来,长冈博之会向他遇到的每一位受邪教伤害的受害者道歉。他说:“言语无发弥补我的孩子曾经犯下的严重罪行,但我第一想做的就是对他们进行道歉。让我们的子女能再一次成为独立思考明辨是非的人,这也是我们作为父母的责任。” 

律师 

  当坂本塘第一次希望多吕泷本协助他处理一桩与奥姆真理教有关的案件时,多吕泷本拒绝了他,因为多吕认为邪教非常难以对付,他不愿惹上麻烦。然而,自从坂本失踪,泷本很快就接受了一对父母的求助,帮助他们的孩子摆脱奥姆真理教的控制。当时,泷本甚至直接与奥姆真理教高层进行谈判。 

  泷本说:“人性是脆弱的,人人都有受邪教影响迷失自我的危险。加入奥姆真理教的大多数孩子以前都很诚实、勤奋,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并不知道这种邪恶的存在。” 

  泷本和长冈博之的儿子从1993年7月开始提供咨询服务,帮助那些教会成员摆脱邪教的魔掌。他们通常与每一个邪教成员单独进行长时间的会谈,相互之间建立信任,并讨论各种各样的宗教、数学甚至外星人等问题。泷本回想此事时说,这是一个漫长而又艰苦的工作。 

  泷本说:“邪教教徒无法分清是非,就像伊斯兰国家的那些激进分子一样——认为对人斩首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由于顽固的宗教信仰,奥姆真理教的成员同样认为自己也可以杀人。这让他们变得非常危险。” 

  泷本首先会让教徒对教会的一些小举动提出质疑,例如由教会资助购买麻原彰晃的书籍。然后,他会慢慢地对教徒展示麻原一张非常著名的“悬浮空中”的相片,麻原告诉他的信徒称他能够像这样盘腿悬浮于空中。泷本也展示了自己的一张悬浮照片。 

  泷本想以此证明,其实每个人都可以通过非常相似的照片来造假,麻原彰晃用他的“悬浮”照片让他的信徒相信他达到了心灵解脱的最高境界。后来,麻原获知此事后,认定泷本的照片是对他的大不敬。 

  事实上,泷本很快就上了麻原的黑名单。当时邪教徒试图使用用沙林、VX神经毒气、肉毒毒素在四个不同的场合杀死泷本,虽然最终这只是作为个案被起诉。 

  泷本没有畏惧,他与他的家人暂时分开居住,并办理了一份2.8亿日元的人寿保险。 

  当原奥姆真理教成员告诉他包括非法药物的使用导致至少一名邪教成员的死亡的奥姆真理教内幕后,他随即将这些实情报告了警方。 

  泷本和长冈都认为,如果警方当时能够重视他们提出的警告,东京沙林地铁毒气案的悲剧也许就不会发生。 

  泷本还说,警方在长冈博之的案件处理上严重不当。 

  警方当初对长冈博之遭受VX神经毒气攻击的地点进行调查,是因为律师的执意要求。当时警方甚至认为是长冈博之使用有机磷农药自杀未遂。 

  泷本说:“如果警方当时采取措施,无论是东京地铁沙林毒气攻击,或者是对于长冈博之的攻击,这些本来都可以避免。但他们对于我们的忠告没有理睬,警方显然犯下错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竟然认定是长冈博之自杀未遂。” 

  自泷本成立“金丝雀组织”已有20余年。有100多名前奥姆真理教成员加入该组织,他们有的上夜校进行学习,因为年轻的时候加入邪教组织后,他们未能完成学业。另外一些人在社会福利部门工作。对于许多人来说,重回现实生活并非一帆风顺,泷本对一些患有抑郁症的人进行帮助,其中一些人曾有自杀行为。 

  与长冈博之一样,泷本也认为,应该为这些罪行承担责任的只有麻原彰晃。他说:“麻原是一个完完全全充满世俗欲望的人。他对权力有着强烈的渴望,因为无法实现而对社会有着强烈的仇恨。对他执行死刑是能够结束这一切的唯一途径吧!” 

责任编辑:晓溪      文章来源:凯风网

站点地图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无锡反邪教网

技术支持:泰得利通 网络支持:无锡移动 安全支持:无锡评测中心 苏ICP备090245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