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无锡市反邪教网站

合法宗教活动 非法宗教活动和邪教活动的异同辨析

发布日期:2016-08-24  作者:   浏览次数:  【大】【中】【小】

  随着宗教信仰自由的贯彻落实和社会文化多元化的发展,人们在信仰上选择的自由度越来越大,需要不同的宗教形式满足其心理需求。各种形式的民间秘密教门经过改造、包装以新的面目出现;国外基督教的异端教派、邪教或新兴宗教随着我国对外开放程度的深入而传入国内,滋生蔓延,并不断衍生出新的异端教种;特别是国外敌对势力和国内仇视当今社会制度的邪教组织者内外勾结,以宗教的形式整合、创建和发展起来的多种邪教组织,给社会造成较大的危害。这些新问题、新情况使宗教工作面临更为复杂的局面。

  五大宗教以外宗教、民间信仰和邪教问题的管理,已经纳入宗教工作的日常任务之中。不管宗教及有关部门是否做好心理上,手段上、策略上的准备,必须应对宗教工作出现的新挑战。

  防范和处置邪教已经是宗教部门的工作任务之一。宗教部门主要有三项职责:一是从合法宗教活动和非法宗教活动复杂现象中准确界定出邪教组织;二是收集、调查、分析邪教组织情况和动态;三是防范邪教组织在宗教场所、宗教教职人员和信教群众中滋生蔓延。一般基层宗教干部缺乏应对邪教组织的理论素养和实践经验,不易区分合法宗教活动、非法宗教活动与邪教活动的差别,特别是不易把握后两者之间的区别和联系,就可能发生将非法宗教活动当成邪教处理而伤害群众,或把邪教组织当成一般的非法宗教而不加重视,造成工作的巨大失误。在大量的调研基础上,我们就三者之间的关系提出一点看法,作为工作参考。

  一、合法宗教活动的特点

  宗教作为一种特殊的意识形态和文化现象,已有几千年的历史。几千年来,古今中外的学者对宗教作出了无数个有关宗教的定义。由于宗教形式复杂,有简单的、复杂的、民间的、国家的,粗俗的、高雅的等多种存在方式,至今没有一个宗教定义被各方认同。由于宗教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义,宗教活动也就没有准确的标准。因此,法律术语中的宗教活动,学者研究中所称的宗教活动,一般信教群众认为的宗教活动各不相同,尽管在表现方式上他们又有许多相似的地方,但到底哪些是受法律保护的?哪些是受批评教育的?哪些是受法律严厉打击取缔的?容易使宗教干部产生困惑。国家法律并非保护所有的宗教活动,只有正常的宗教活动才受国家法律保护。

  正常的宗教活动历来是我国宗教政策和法律固有的表述方式。国务院颁布的《宗教事务条例》是这样表述的:“信教公民的集体宗教活动,一般应在经登记的宗教活动场所内进行,有宗教活动场所或者宗教团体组织,有宗教教职人员或者符合本宗教规定的其它人员主持,按照教义教规进行”(第十二条)。它有几个明显特点:(一)正常的宗教活动(集体性活动)必须在经过依法登记的宗教活动场所内进行;(二)正常宗教活动的组织者是经过登记的宗教活动场所管理组织或宗教团体;(三)正常的宗教活动必须由取得资格的教职人员主持;(四)正常的宗教活动必须按照各宗教固定的教义教规进行。四个条件缺一不可,缺少其中任何一个条件都不是正常的宗教活动。可见,“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第三条)”、法律表述的宗教活动有其特定的内涵,他所体现的公开性、合法性,容易把非正常的、非法和邪教的宗教活动区别开来。

  合法的宗教活动和正常的宗教活动是重合的,而非法宗教活动与非正常的宗教活动既有相互重叠部分,也有相异地方。从总体上划分,正常宗教活动以外各种形式的宗教活动都可以称为非法宗教活动。在非法宗教活动中,由于其性质的不同,产生的社会功能作用不同,其处理方式也随之不同。在实际工作中,法律上的合法宗教活动也包括了整改后的非正常的宗教活动。比如,开放的宗教场所缺乏宗教教职人员主持,或有教职人员,但未取得合法资格主持宗教活动;或宗教活动未按照传统宗教的教义教规进行,将民间信仰的崇拜礼仪或邪教非理性怪诞程式作为宗教仪式;或管理方式以个人独断代替民主管理;或以聚敛钱财作为主要目的等等。这种在政府批准的开放宗教场所内进行的集体性宗教活动是合法的,但不是正常的宗教活动。基层管理干部对合法宗教活动和非法宗教活动容易区别。

  在实际工作中,有一类宗教活动界于合法宗教活动和非法宗教活动之间,是一种暂时不合法,正在创造条件争取合法化。如果政府批准和登记场所,宗教团体安排主持者,其活动就迅速合法化、正常化。在没有得到政府批准以前它仍属于非法宗教活动。但非法之中已经含有诸多合法因素。比如,信教群众都是在经过登记的宗教团体和宗教场所皈依或受洗,已经拥有宗教信徒的身份;完全按照传统宗教既定习俗过宗教生活;与皈依和受洗的宗教团体和场所关系密切。这些信众由于距离开放的宗教场所路途遥远,交通不变,无法过宗教生活,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要求就近开放活动场所得不到批准。信众在某个古庙遗址和教徒家中建立临时的集会堂点,由推选出来的教徒担任组织者。(我们把大量的非法宗教活动的其它形式抛开,为叙述的方便,只将这种类型自定为非法宗教活动,后文中凡有非法宗教活动都是指这种类型)。据调查,这种非法宗教活动现象在我市大量存在,为宗教渗透和邪教滋生蔓延提供了条件。在打击和处置邪教时,有关部门极不容易将非法宗教活动组织和邪教组织区别开来。因为二者都是非法的,都认为是正常的宗教活动,都有经典和活动仪式,都有组织者,都不在开放的宗教活动场所内进行。参与非法宗教活动的信众是我们的基本群众,对待他们主要是做耐心的思想教育工作,动员他们到开放的宗教活动场所过宗教生活,适当增设宗教活动场所满足他们宗教生活的需要。对邪教活动则是依法给予坚决打击,追究组织者的法律责任。对执迷不悟的参与者在政府设定的场所学习转化,这种教育学习带有强制成分。如果在实际工作中,用处理邪教的方式处理非法宗教活动,会伤害群众感情;把邪教活动当成非法宗教活动而不加重视,使邪教组织逃脱应有法律打击,造成重大的工作失误。因此,需要区别二者的相同相异的地方,从细微处查找邪教的蛛丝马迹。

  二、邪教活动与非法宗教活动在表现形式上的相似相同点

  第一,其活动地点都是擅自设立的,没有得到政府有关部门的批准和登记。

  第二,其主持活动的人员都未取得国家和宗教团体认可的资格。

  第三,信众都是经过介绍并经一定宗教仪式而加入的。

  第四,都有某种“经典”作为信仰的理论依据。

  第五,都有敬畏和崇拜的对像。

  第六,其活动都有较为固定仪式或程序。

  第七,都认为自己在进行正常的宗教活动,而不是信仰的异端和邪教。

  第八,一般都在活动中获得一些新的心理体验。如在神圣物面前的敬畏感,对神圣物的依赖感,对神圣力量之神奇和无限的惊异感,相信神对自己行为的审判而产生的罪恶感和羞耻感,相信神的仁爱与宽恕产生的安全感,与神合一的神秘感。

  第九,都认为有了这种信仰才使生命有了意义,生活有了希望,恐惧和烦躁心理有所减轻,在去病强身方面有明显的功效。

  第十,在参加组织或活动的目的上,一般都认为有了信仰比无信仰更有利于自己。在教规的约束下和教友的监督中行善事、做善人,“信教”总是好事。

  邪教与一般宗教活动有如此多的相同地方,就不能简单地说“只是一种歪理邪说的邪教”,“邪教不是宗教”。纵观千年的宗教发展史,许多新宗教的开始出现,由于理论、教义不完善和暂时不适应统治者的利益而被定为邪教,必然受到正统宗教和世俗政权的双重打击。经过不断调整理论和行为方式,满足民众的信仰和统治者的利益需求并契合时代精神,最终会取得合法身份。从犹太教脱胎出来的基督教就是如此。也有一些已经取得合法地位的教派,其教义和行为向极端、非理性方向演化,发展到仇视社会,残害生命,与现政权公开对抗的时候,被定为邪教而严加取缔。美国大卫教派就是如此。对我国历代出现的邪教组织考察其源流,发现所有的邪教组织都与传统宗教、民间宗教有文化上、传承上的牵连。今天的“呼喊派”、“主神教”等邪教组织都是基督教新教派演化而出现的。“法轮功”由气功练养而形成的邪教组织,在它的“经文”中有许多佛道教的思想渊源,修炼方式在形意方面无非是佛道教修炼方式在新时代的翻版。邪教组织者无论是为了推翻现行政权实现其政治理想,还是为聚敛钱财满足自己的世俗生活,他遇到的第一问题就是用什么有效方式吸引信众,推行自己的主张,古今中外的邪教不约而同选择以宗教的形式更为有利。宗教与邪教之间产生了说不清道不明的纠葛。防范和处置邪教时不能专注于“邪”的本质,而忽略了“教”的形式。邪教不用宗教的外壳就不是邪教,而是一个具有恐怖性质的政治组织。

  三、邪教活动与非法宗教活动的区别

  邪教利用宗教增强保护色,如果细致观察,它仍然与非法宗教活动有较大差别。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传统宗教信徒,都持有宗教活动场所或组织发给的文书证明,如佛道教的皈依证等。邪教参与者没有文书证明,即使有某种文书证明,内部成员不会轻易出示。因为组织者知道这种活动不被社会所容,十分注意清除被追查的痕迹。

  第二,宗教信徒传授体系都可以追溯到某个开放宗教活动场所、宗教组织和宗教教职人员。邪教参与者也有传授体系,却追溯不到依法开放的活动场所和经过登记的宗教组织和教职人员,而是不为他人知晓秘密传教者。秘密传教者对自己居住地点、身份、姓名保密。

  第三,非法宗教活动中个人与组织的关系相对松散,组织对信徒个人约束力较弱。邪教组织对“信徒”控制力度较强。前者的组织者由推举产生,时常变动;来不来参与活动?多久参加一次活动?或声明不再参与活动都取决于自愿。教徒之间、领导者与参与者之间关系是平等的关系。虽有一些简单内部约定,并不十分认真执行,成员违背了约定,也只是口头戒勉。邪教组织者一般由上一级领导者指定,次级在指定下一级的领导者,下级对上级要绝对服从,形成金字塔结构。在组织者和上级面前,个人或下级放弃个人意志。内部有严格规定,成员必须执行,违背“教规”特别是“叛教”要受到各种形式的惩处,个别邪教甚至剥夺违规者的生命,如“三班仆人派”。

  第四,在理财方式上,非法宗教活动的组织者实行民主理财。重大开支由成员民主讨论决定,账目公开公布。信众捐献随其自由,多少不限。邪教要求信众交纳定额钱财作为入教费用,并鼓励交得越多层次越高,越容易得救。所有钱财归组织者支配,成员不得过问。

  第五,非法宗教活动是公开进行的,邪教则是秘密进行的。非法宗教活动的聚会点是固定的,其活动按照教规规定的时间公开进行,欢迎任何人随时来参观观摩地点和活动。并主动向政府有关部门反映他们的要求,希望得到更多人的了解、同情和支持。当有关部门来调查时,信徒会详细介绍他们的各种情况,包括姓名、住址、人数等情况。邪教活动方式的最大特点就是其鬼祟和诡秘性。为了逃避追查打击,邪教聚会的地点经常变动,其活动主要在夜间进行,除成员外,禁止其他人参加活动,禁止成员向外透露内部信息,包括成员的亲朋好友,不得打听内部的各种情况,形成一个封闭的小团体。成员之间使用“教名”和代号,相互联络时有约定的暗号。为应对政府部门的问询,邪教组织有一套编造谎言的办法来掩盖形迹。

  第六,已皈依的宗教信徒使用的经典一般都是公开发行或有由宗教组织场所出售的,能够追查到审批单位,印刷机构。邪教参与者使用的“教义经典”、“经文”一般都是“教主”的语录。不仅印制粗糙,内容简陋,相互矛盾,无社会影响(这是因为邪教创立者文化水平低下所致),而且查不到印刷、印制和经销单位。道教的《道德经》、《南华经》、《玉皇经》,佛教的《金刚经》、《心经》、《阿弥陀佛经》,天主教、基督教的《圣经》等都在社会上有很大的影响力。在研修经典时,传统宗教不限制教徒了解其它宗教的典籍。邪教则认为除规定的教义外,其它任何宗教书刊都是有害的,不仅禁止阅读了解,对原有的认知还要彻底清洗。

  第七,非法宗教活动和邪教崇拜的教主不同。表现在:传统宗教的教主都有巨大的历史影响,如基督教的耶稣、伊斯兰教的穆罕默德、佛教的释迦牟尼,道教的老子。邪教的教主没有社会影响力,更没有历史贡献;宗教崇拜的教主已经故去多年,在一定程度被神化,有一定的神通,总的说来人性大于神性。邪教崇拜的教主尚在人世就被彻底神化,具有通天彻地的能耐,可以拯救整个人类,改变自然界的运行,用巫术和伪科学实现神通等等。

  第八,邪教宣扬“末世”和“劫难”说教。传统宗教也有关于末世和劫难的说教,但都是在不确定的未来。邪教认为人类的劫难已经开始或即将开始,一些邪教组织还提出明确的时间表,只有“信教”才能躲过劫难,给信徒造成巨大的心理恐惧,以达到精神上控制信众。

  第九,在社会关系中,参与非法活动的宗教信徒注意改善邻里关系,注重亲情,按照社会道德行为生活。邪教要求信徒全部身心依附教主,蔑视社会公德,要求信众断绝所有的社会关系,对社会、亲属隐瞒其行为,教内公开所有的个人隐私和判断。

  第十,宗教徒一般追求来生的得救,把幸福的希望寄托在彼岸世界,虽有追求现实的福报,并不十分刻意,满足一种精神抚慰和安宁。邪教有强烈的现实功利性,邪教宣称只要按照规定的方式修炼,教主可以满足今生、来世的任何意愿。如贫穷变为富有,瞎子从见光明,瘫子会走路,顽症会消除。整个人类灭绝,邪教信众独存等等。

  第十一,非法宗教活动与邪教政治主张不同。参与非法宗教活动的教徒是我们的基本群众,他们拥护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邪教组织除以骗钱骗色外,其政治理想就是推翻现行政权,建立一个由其教主统领的“神”的国家。

  判断非法宗教活动和邪教的最重要一个标准就是看其是否产生了极大的社会危害性。

  了解以上的区别和联系,我们的工作就可以从其蛛丝马迹中敏锐地发现邪教,顺藤摸瓜找到组织者,及时给予取缔和打击,不要等邪教已经蔓延开来再去治理,增加工作难度。

 

责任编辑:知秋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站点地图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无锡反邪教网

苏ICP备09024546号  公安备案号:3202110200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