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无锡市反邪教网站

起底邪教“全能神”丨对信徒精神控制,信徒要舍弃家人“尽本分”

发布日期:2018-08-18  作者:新京报  浏览次数:  【大】【中】【小】

  起底邪教“全能神”丨对信徒精神控制,信徒要舍弃家人“尽本分”

 

  ▲“全能神”通过人工跑条进行传递信息。重要信息会加密存储卡保存,再人工传递。图为警方缴获的纸条和存储卡。

  新京报记者 陈景收 黑龙江哈尔滨、大庆报道 编辑 滑璇 校对 王心

  直到听民警说“女基督”杨向斌和“大祭司”赵维山早已姘居生子,信徒张华(化名)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头脑中根深蒂固的“信仰”终于开始松动。“如果这是真的,那我信的肯定不是真神。”

  此前,张华已信仰邪教“全能神”12年。从普通信徒,到教会带领、小区带领、牧区签证组组长,再到牧区转祭组组长,张华的职位越来越重要。2017年6月,被黑龙江警方抓获时,共计 1.4亿元人民币的资金刚经她之手转移到境外。

  早在1995年,张华所信的“全能神”就被认定为邪教。

  2000年,该教发起人赵维山、杨向斌潜逃美国。但近20年来,“全能神”仍在散布歪理邪说,欺骗裹挟不明真相的群众入教,并制造了多起暴力冲突事件。

  据黑龙江警方查明,“全能神”邪教在境内自上而下设有“牧区”“区”“小区”“教会”4级组织。牧区级组织直接听命于境外,指挥下级活动。

  2017年6月,黑龙江警方在大庆收网,抓获一批到处流窜的“全能神”邪教骨干。“我们摧毁了东北牧区的上层组织,使整个东北地区的组织体系处于瘫痪状态。”办案单位负责人表示。

  ━━━━━

  假借基督教拉人入教

  加入“全能神”邪教之前,张华在老家开了一家美发店。2005年,一个顾客总去张华店里理发,两人渐渐熟悉。

  “她给我传教,让我信耶稣。我寻思着人有个信仰也挺好。”当时,张华和丈夫闹矛盾,需要精神寄托。

  起初,传教以《圣经》为主,张华也就跟着信了。

  那段时间里,张华经常以理发店生意忙为由,不参加聚会。传教的人也不勉强。但没过多久,传教的人就开始把她往聚会硬拉。她不去,传教的人就不走。

  被硬拉去的那次,张华感觉聚会氛围挺好,一起交流,一起唱诗。之后,她每周都要去聚会;再后来,每周一次增加到每周三次。店里的生意渐渐荒废了。

  眼见张华进入状态,传教的人开始宣扬末世灾难论。“当时有姊妹说,末世马上就来,赚钱救不了命,要好好信真理,才能获得拯救,得永生。”

  从那时起,传教的人开始传讲《话在肉身显现》等“全能神”书籍,还有一些讲道的视频、音频。

  这些材料宣称,世界将出现“女基督”。材料还指出《圣经》已经过时,聚会时不允许再读。张华不知道,所谓的“女基督”实际是山西大同人杨向斌,曾与“全能神”组织建立者赵维山姘居产子。而传教人宣讲的“全能神”书籍,均出自赵维山、杨向斌。

  “‘全能神’人员往往先跟你谈《圣经》,等你信了之后再慢慢灌输他们自己的那套理论和思想。”张华告诉新京报记者,届时,很多人不会怀疑,或者心存疑虑也不敢说。就连一些正统基督徒也可能被这些说辞蒙蔽,陷入“全能神”的圈套。

  刘婷(化名)信仰“全能神”前,是一名基督徒,每周去教堂礼拜,在教堂购买《圣经》。

  2011年底,有人向她传讲“全能神”,说神化身“女基督”到人间隐秘做工,相信的人在世界末日可以得到永生。“一开始他们就是围绕着基督讲,不然我也不可能信。”

  哈尔滨基督教会牧师崔敬焕认为,“全能神”的教义宣扬唯有听从“女基督”的教导,人才能得救。这完全背离了基督教的正统教义,“属于异端谬误”。

  ━━━━━

  舍弃家人“尽本分”

  2006年,张华把理发店关了,为“全能神”全职工作。在“全能神”的话语体系里,这叫“尽本分”。

  12年间,张华历任教会带领、小区带领等多个职务,但从没有拿过工资。“神家告诉我们,每个人都要尽本分,到世界末日才能获得拯救。”

  起初,张华在家附近“尽本分”,但渐行渐远,直到2015年彻底离家。她说,离家尽本分就不能再跟家人联系。“全能神”教导信众,如果家人不信“全能神”,就是敌人。

  据办案单位负责人介绍,离家尽本分在“全能神”信徒中很普遍。信徒信到一定程度,“全能神”教会就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全国各地的公安机关多次接到“全能神”信徒家属的报案,请求查找出走的亲人。信徒警方查明,“全能神”组织设有电脑组、文字组、编剧组、打假组、视频组等功能组。各功能组接受本级“决策组”或“带领”的领导。其中电脑组负责重要文件的传输和保存;文字组、编剧组、视频组等,负责制作宣传材料。信徒们就是在这些组里“尽本分”。

  起底邪教“全能神”丨对信徒精神控制,信徒要舍弃家人“尽本分”

  ▲警方缴获的“全能神”书籍和光盘。

  2015年7月,刚刚参加完中考的李娟(化名)加入了“全能神”视频组,负责视频剪辑。她每天的工作内容是接收海外传来的素材,并为其配乐。

  剪辑视频所用的电脑,需由李娟自己购买。李娟的父母都是农民,为了给女儿买电脑,掏了7000多元。但此后,李娟就从他们的视线中消失了。

  离开父母的一年多,李娟从吉林市转移到齐齐哈尔,每天窝在“接待家”剪视频,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她和另外两名同伙半年才出门两三次,“平时需要买东西,都是接待家的姐姐去买。”

  “接待家”是“全能神”信徒工作、生活的场所,通常隐蔽在普通小区内。每个接待家有专人负责租房、做饭、买菜,费用则主要由该接待家的负责人自掏腰包。“每天吃的都是土豆、白菜,很少吃到荤菜。”李娟说。

  除了境内的接待家,境外也有“全能神”信徒在活动。境内各牧区要选拔具有特殊技能的人才向境外输送,还有专人负责办理签证。

  2015年,张华当了东北牧区签证组组长。她告诉新京报记者,很多人出国时的房产证、银行流水、学历证等证件均为伪造。“也有一些人其实不愿意(出国)。但他们具备国外组织需要的技能,含着眼泪也得走。”

  除了出力,“尽本分”还要出钱。“全能神”《教会工作原则手册》写道,“将自己的所有奉献给神,这是善行;有的人临终时也没有将自己的所有完全奉献给神,这是信神最大的失败。”

  “很多弟兄姊妹为了表诚心,自己省吃俭用都要给神奉献。”张华说,在“全能神”的教导中,世界末日马上就来,留着钱也没用。只有奉献给神,把钱存在天上才能获救。

  信徒们奉献的钱财,被“全能神”邪教组织转移到境外,最终为赵维山、杨向斌等人所用。查缴的“全能神”邪 教内部文件显示,仅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东北牧区”转移到境外的资金就有1.4亿元。

  ━━━━━

  脱离基督教会,走上邪路

  张华后来才知道,自己十多年来阅读的“全能神”书籍均出自赵维山、杨向斌,主要是曲解基督教教义。

  据黑龙江警方提供的资料,赵维山1951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年轻时曾接替父亲在阿城铁路局当工人。

  在其弟弟的印象里,赵维山上学时正赶上文革,在学校组织过造反团。“那时候学校里好几个造反团,但他的团规模比较大,他也算个小头头。”

  30岁那年,赵维山开始信仰基督教,还曾在当地“三自教会”当义工。后因竞选“三自教会”长老未果,脱离教会。

  黑龙江神学院院长吕德志记得,赵维山参加过改革开放后黑龙江“三自教会”举办的第一期培训班。“个儿不高,有点壮实,不是好学生。学完第一期就没再来了。”

  脱离“三自教会”后,赵维山开始在阿城区永源镇非法成立“永源教会”,招收信徒,自己讲道。

  据赵维山早期追随者郭军(化名)回忆,当年赵维山讲解《圣经》口才很好。“别人都是拿着《圣经》照念,很多信徒听不太懂。但赵维山可以不拿《圣经》讲,还举例子,很多人乐意听。”

  1989年初,赵维山到河南“寻求真道”,接受了当地 “呼喊派”的宣讲。同年3月,他重回永源。

  “回来后,赵维山就让我们呼喊‘常受主’,说‘常受主’是活基督。”郭军说,这个说法与《圣经》不符,让他有些疑惑,但他没敢乱问。

  郭军记得,大约1990年,赵维山告诉郭军等人,“神只有一位,但基督可以有很多位。只要诚心信神,人人都可能成为基督。”

  赵维山开始指使前妻付兰(化名)在永源教会传唱《能力是主、是基督》《能力主,你在哪里?》两首歌曲,鼓吹“耶稣在永源教会肉身显现了”“能力主就是隐秘在人间做工的活基督”,还指使骨干呼喊“能力主”。付兰记得,信徒们曾经一时兴起,让赵维山骑在一名信徒的脖子上,接受欢呼、赞美。

  1991年5月,黑龙江公关机关将永源教会依法取缔。之后,赵维山流窜至河南、山东、山西等地继续活动。

  1993年,赵维山在河南宣布杨向斌为“全能神”,是二次道成肉身的“女基督”;他自己则是“大祭司”“圣灵使用的人”,创建了“全能神”邪教组织。

  ━━━━━

  诡秘化活动、精神控制

  黑龙江警方根据查获的“全能神”内部文件和信徒供述查明,“全能神”邪教在中国境内自上而下设立了“牧区”、“区”、“小区”、“教会”4级组织。牧区直接听命于海外指挥,并指挥下级组织活动。

  “‘全能神’成员的活动方式诡秘。”办案民警告诉新京报记者,“全能神”要求信徒使用灵名而非身份证上的真名,信徒之间不准互相打听底细。而“全能神”骨干成员外出活动坐火车,大都使用假身份证,吃住均在接待家。

  此外,“全能神”信徒入教后不允许看电视、使用手机,只能阅读“全能神”书籍和讲道音视频。区以下组织传递信息,需由人工传纸条(称为“跑条”)。

  起底邪教“全能神”丨对信徒精神控制,信徒要舍弃家人“尽本分”

  ▲“全能神”教徒执行任务时行踪诡秘。图为一名接待家负责人,同时兼任跑条。

  2011年年底入教后,刘婷一直负责跑条。“每天都有条要跑,最多的时候一天三次。”刘婷告诉新京报记者,她负责的条要分别送往两个地点,来回坐公交车得三四个小时。如果碰到打3个“√”的纸条,就说明该纸条很紧急,要“见条就飞”,一刻都不能耽误。跑了6年多,刘婷只认识自己的上下线,对纸条的源头、终点一概不知。至于纸条内的信息,她更是从来不敢偷看。“神家有原则,偷看就是背叛神,不仅不能得永生,还得下地狱,被硫磺火烧。”

  起底邪教“全能神”丨对信徒精神控制,信徒要舍弃家人“尽本分”

  ▲“全能神”教徒传递祭物(即给神的钱或贵重物品,代号JW)时的起誓书。

  捏造歪理邪说,恐吓信徒,是“全能神”的精神控制手段。一名办案民警说,每个信徒加入“全能神”教会时都被要求写一份起誓书,说明如果背叛神,将会受到神的惩罚。

  起底邪教“全能神”丨对信徒精神控制,信徒要舍弃家人“尽本分”

  ▲“全能神”教徒之间不能相互打听真实身份。教徒入教要写起誓书。这是“全能神”对教徒精神控制的手段之一。

  “加入教会前,还会有人对新人背景进行调查,了解他最惧怕或最在意的东西,然后以这个东西发毒誓。所以,很多人就算心有疑惑也不敢说。”上述办案民警表示。

  “全能神”还捏造谎言,将警方的依法打击称为宗教迫害。在黑龙江警方缴获的“全能神”资料中,有不少“全能神”导演的电影。剧情中,警察对“全能神”信徒严刑拷打,信徒们则“宁死不屈”。

  ━━━━━

  收网

  2000年9月,赵维山和杨向斌分别化名许文山、王玉荣,骗取证件潜逃美国。之后,又将两人的孩子赵明接至境外,三人至今未归。

  赵维山潜逃后,仍然遥控着国内的邪教组织,散布歪理邪说,欺骗拉拢不明真相的群众入教,并制造了多起暴力冲突事件。

  经过缜密侦查,黑龙江警方在齐齐哈尔、哈尔滨、牡丹江、大庆分别收网,抓获一批“全能神”邪教骨干,成体系摧毁了一直流窜于东北地区的“全能神东北牧区”决策层。张华、刘婷、李娟也是在此次行动中被解救。

  “如果不是公安机关,我还不知道自己被骗了呢。我信的原来不是神,是人,还是邪教,多冤啊。”刘婷说,她为了跑条把原本效益不错的杂货店转给了别人。

  杂货店以前每天至少净挣三百多,周末能挣七八百。但为了跑条,她不仅失去了这些收入,每年还要搭进至少3000元公交车费,“这还不包括打车钱。”

  为了“尽本分”,张华不仅把美发店关了,还放弃了生孩子。“神家说,末世生下来的孩子都是没有灵魂的魔鬼。而且有了孩子还得照顾,就不能全身心’尽本分’了。”如今,张华也离婚了,“我现在是一无所有,可赵维山却有一个儿子,我恨死他了。”

  令张华心怀不安的是,她曾经参与传福音,拉了不少人加入“全能神”。“我现在就希望,那些弟兄姊妹们,能早日醒悟。”

  李娟最大的遗憾是,当初放弃了学业。当年中考,她考了全班第一名,原本可以上一所不错的高中,但因为信了“全能神”,觉得“世界末日都来了,读书还有什么用”,便不再上学。

  幸运的是,黑龙江警方后来帮李娟找了一所正规的培训学校,让她接受专业的视频剪辑培训。学完之后,那所学校还安排工作,如今李娟在一家视频公司上班,“每个月能赚4000多元。”

责任编辑:清风      文章来源:新京报

站点地图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无锡反邪教网

苏ICP备09024546号  公安备案号:3202110200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