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无锡市反邪教网站

诅咒与禁锢:邪恶帝国内被游戏的人生

发布日期:2018-08-18  作者:无邪君  浏览次数:  【大】【中】【小】

  “我选择信神、跟随神……我愿在神面前起誓,接受神鉴察,守住我的誓言……绝不出卖弟兄姊妹的任何信息,不出卖神家的利益,如有违背誓言,愿神的惩罚咒诅立即临到,活着生不如死,死时死无全尸,死后焚烧万年。”

  怀着一颗虔诚向“神”的心,2017年6月25日,琳琳立下毒誓,写下了上面的话。

  那时候的她还不知道,自己认定的这个“神”,其实是早被国家打击取缔了的邪教组织“全能神”。

  她更加不知道的是,自己以为可以追随一生的信仰,不过是“全能神”实际操纵者赵维山一手给信徒们描绘的假象。

  她以为,听从“神”的安排,一心一意为“神”“尽本分”,就能在世界末日到来之时,寻得那条蒙“神”拯救的路。孰不知,自己和众多被欺骗的信徒一样,不过是赵维山手下的一枚棋子,正沿着那条本以为是通往天堂的路,一步步将自己的人生,拖进真正的地狱。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潜行地下、行踪诡秘的“全能神”邪教组织,依然逃脱不了公安机关的依法打击。

  2017年6月,黑龙江省公安机关经过缜密侦查的案件成功告破,抓获一批“全能神”邪教人员,一举打掉了流窜的该邪教“东北牧区”的决策层。

  而随着侦查和审讯工作的进一步深入,赵维山一手构建的邪恶帝国和他亲手操盘的游戏规则,再次暴露在世人面前。

  从普通人到“圣灵使用的人”

  时间回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黑龙江省阿城。

  作为家中长子,1951年出生的赵维山,先是继承了爸爸的工作,成为一名铁路工人,后又在印刷厂、淀粉厂、制药厂等地工作,期间还自学过木匠。

  

  (年轻时的赵维山)

  几十年来,在家人和相熟的人眼中,说话有点结巴的赵维山,就是个普通人,和别人没什么不同,更不会想到他还会和“神”产生什么联系。

  然而,当年岁逼近四十,这个普通工人的人生,开始有了截然不同的下半场。

  1989年前后,原本信奉基督教的赵维山,开始参与“呼喊派”组织的活动,很快成为一名骨干,灵名“能力”。

  由于善于讲道,赵维山渐渐有了一批自己的追随者。于是,1990年前后,他干脆自立门户,带着一批成员从“呼喊派”中分裂出来,成立“永源教会”。

  在这期间,他指使前妻付某在教徒中传唱《能力是主,是基督》《能力主,你在哪里?》等歌曲,鼓吹“耶稣在永源教会肉身显现了”“能力主就是隐秘在人间作工的活基督”,让骨干在祷告时高呼“能力主”。

  于是,普通人赵维山,就这样以“道成肉身的活基督”之名,开始走上“神坛”。

  不过很快,“永源教会”就被当地政府依法取缔。为了逃避打击,赵维山外逃至河南等地。

  

  (“女基督”杨向斌)

  也是在河南,赵维山开启了自己邪教之路的更高阶段——打造“全能神”。

  逃窜至河南后没多久,赵维山就抛弃了结婚十余年的发妻。在没离婚的情况下,他与比自己小22岁的女信徒杨向斌姘居,并于1995年生下一个孩子。

  事实上,一直到1996年,也就是赵维山和姘妇的孩子已经1岁时,他的原配妻子付某,还在遥远的阿城家中,苦苦等待着丈夫。最终,付某以赵维山于1991年5月离家后一直未归为由,到法院起诉,二人才在1997年被判决离婚。

  而这个情妇杨向斌,也不是“一般人”,后来成了赵维山一手打造的“全能神”邪教的信仰灵魂人物——“女基督”。

  1993年,赵维山类比基督教的耶稣,称杨向斌是“二次道成肉身”的“女基督”,赵维山则自封“大祭司”,后改称“圣灵使用的人”。

  与此同时,赵维山和几个教徒把《圣经》等宗教书籍中的内容,断章取义拼凑成歪理邪说,编出《话在肉身显现》、《东方发出的闪电》、《全能神你真好》等邪教书籍,成为“全能神”邪教的“基本教义”。

  至此,以杨向斌为“女神”、赵维山为实际操控者的“全能神”邪教组织,初步形成。

  

  (“全能神”邪教书籍)

  据警方介绍,发展二十多年来,“全能神”邪教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严密的组织体系——除此次被成功打掉的“东北牧区”外,“全能神”邪教在我国境内还设有其他9个“牧区”。“牧区”之下,又设有“区”“小区”“教会”等多个层级,且 “牧区”“区”“小区”几个层级下,又分别设有电脑组、编剧组、诗歌组、视频组、文字组等小组,专门负责网上勾连、宣传煽动、转移财产等工作。

  警方介绍说,该邪教也是除“法轮功”邪教组织外政治立场最反动、组织体系最严密、发展最迅速、潜在威胁最严重的邪教组织,其终极目的就是推翻政府,以建立“神的国度”。

  而为了逃避打击,2000年,赵维山、杨向斌潜逃美国,后又将他们的儿子也接到境外。自此,完全消失在众人视野中。赵维山的姐姐甚至觉得,“这么多年不联系,可能已经死了”。

  但是,赵维山虽身在美国,却并不影响他从境外远程操控这个幽灵般的邪恶组织继续作恶。

  这些年来,他以“圣灵使用的人”的名义,通过互联网随时向境内传达或音视频、或文字的指令,还留有大批骨干,在境内继续为他发展信徒。

  早期曾为他开疆拓土的死党何某迅,就曾在赵维山出逃后,代其统领境内信众。据媒体报道,从2000年到2007年,赵维山光指派何某迅向美国转移的“奉献款”就超过6000万元。

  但到后来,赵维山担心何某迅一人独大、自立为王,又亲手撤换了他。

  不过,直到2009年被抓入狱,何某迅仍坚定地认为,是自己不够虔诚,才受到“神”的惩罚。狱中的他曾拒不交代、死不悔过,认为即便死,也是光荣牺牲,是“神”的召唤,是通往天国的必由之路,可见其中毒之深。

  幽灵般的邪恶组织

  邪教的荼毒,从来不会因为头目地理位置的变化,而产生什么影响。

  1999年出生的满某,就是在赵维山等人出逃美国十余年后,被人拉入“全能神”邪教组织的。

  2014年,满某刚满15岁。一个才上初二的孩子,对外面的世界懵懵懂懂,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后来会跟邪教扯上关系。

  那时由于家远,为了上学方便,满某寄住在学校周围的一户人家。寄住房东有个女儿,已经上大学,精通电脑的她,给小小年纪的满某,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刚开始,就是觉得用电脑做视频很有趣,就跟着她学。”满某回忆说,姐姐很热心,还找来很多素材,一步步教她怎么剪辑。

  但有一天,姐姐突然问她,“你知道世界末日马上就要来了吗?”

  以前,满某也听说过“基督”“圣经”“末日”之类的字眼,但具体是什么,又说不上来。

  “你看,现在世界上每天都在发生灾难,瘟疫、饥荒、水灾、旱灾、地震到处可见,其实,这都是‘神’在作工,是‘神’在惩戒罪恶的人,只有跟随‘神’的人,才能在最后的末日审判中蒙‘神’拯救。”姐姐说。

  就这样,在姐姐不断劝诱下,满某从将信将疑,到开始全盘接受“全能神”邪教的歪理邪说。以至于到后来中考结束,明明已经考了全班第一的她,却突然消失了。

  “世界末日马上就要来了,上学还有什么意义?我应该抓紧时间为‘神’‘尽本分’!”于是,初三毕业后,满某放弃了读高中,跟着姐姐一起住进另一个信徒的家,全心全意为“神”工作。为了瞒住家人,她甚至欺骗爸爸,谎称自己是要去学一门技术,将来好养活一家人。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全能神”邪教第一次宣扬世界末日就要到来。

  2012年,散播“世界末日”的谣言事件曾在全国多地发生,基本都与“全能神”邪教有关。在偏远农村、城乡接合部及部分城区,邪教成员利用登门宣传、走街串巷、上街打横幅、发传单等方式煽动人们入教。

  这些“传教者”中,以中年女性居多,她们一方面利用“末日谣言”散布恐慌,另一方面劝说人们只要信“全能神”便可躲过一劫,宣称“凡不信和抵制的都将被‘闪电’击杀”。

  

  (“全能神”邪教曾多次传播“世界末日论”等歪理邪说,制造恐慌和动乱)

  据警方介绍,部分地区“全能神”人员还集体围攻公安机关、掀翻执法车辆、打伤执法民警,暴力抗拒执法。各地公安机关为维护社会政治稳定,依法处置“全能神”几十人以上规模聚集滋事100多起,暴力抗拒执法案件30余起。

  家住安徽省蚌埠市的董某,就是在2012年前后,被人拉进“全能神”邪教的。

  那时候,刚刚生完孩子不久的她,偏偏又遭遇婆婆重病。为了赚钱养家,丈夫常年在外地打工,照顾老人和孩子的重担,一下子都压在了董某一个人身上。

  “心里有好多委屈,可又不敢跟父母讲……”当年,董某是不顾家人反对,硬要从山东远嫁到安徽来的。这对“85后”小夫妻,这辈子做过最大胆的事就是“私奔”。但董某没想到,爱情褪去,生活竟是如此地不堪重负。

  也是在她最无助的时候,丈夫家的一位远房亲戚出现在了董某身边。面对董某的种种不如意,对方总是能耐心地宽慰,甚至帮助她照料家里的一切。突如其来的关心,让被生活重担压抑了很久的董某,一下子有了精神支柱。

  但董某不知道的是,这个过去从来都不走动的远房亲戚,其实已经信了邪教“全能神”十多年,接近她的目的只是想拉她入教。

  “跟着我信‘神’吧!信了,你婆婆的病就能好!”对方极力诱惑。

  如果是在过去,董某或许压根不会理会。但当人在极度脆弱的时候,寄托于某种神秘力量创造奇迹,似乎也就变成了一个不错的选择。

  于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董某开始跟着她频繁参加“全能神”信徒秘密组织的聚会。

  事实上,在邪教宣传初期,大都会极力掩饰自己邪恶的本性,打造出一副“救人”“助人”的假象。“全能神”邪教的《摸底铺路问题细则》中,就有不少教授信徒如何去拉人入教的方法。

  比如,“到别人家要勤快,不懒惰,要帮人扫地、帮做饭等等。”

  又比如,“言谈举止正常,让人看见不反感,是正常人,有好印象”。

  他们通过种种手段亲近别人,最终的目的都是“传教”。而只有当你完完全全相信“全能神”后,它才会暴露出自己的本性。但此时,你已经无法察觉,因为自己已经在每天和信徒们的“吃喝神话”(学“女神”的话)中,被牢牢控制了思想。

  事实上,为了拉拢更多人加入,除了施以情感关怀、小恩小惠,邪教的手段还有很多。

  早年间,“全能神”内部还鼓吹使用一种称为“性交通”的手段,要求女信徒利用色相诱人入教。一些男骨干甚至以加入“全能神”就要与“神”“过灵床”为名,对女信徒实施性侵。

  更有甚者,一些信徒会采取暴力手段逼迫人入教。

  “全能神”邪教在《话在肉身显现》中煽动说:“在神的眼中,凡是抵挡神的都属于神的仇敌,即属邪灵的都属动物。”称那些拒绝、不接受这个事实的人,就是在抵挡“神”,最终都会受到末日的审判。

  2014年5月28日,发生在山东招远一家麦当劳餐厅内的残忍一幕,让公众狠狠记住了那些猖狂的邪教徒。

  “杀了她!她是邪灵!”伴随着高声咒骂,6名“全能神”信徒轮番暴打,最终,一名6岁孩子的母亲无辜死亡。

  恶劣之极,举国震惊。

  事实上,在“招远血案”之外,“全能神”邪教还背负着另一些鲜为人知的血债。

  比如,“全能神”邪教徒打断不愿入教者的四肢,割掉他们的耳朵,甚至杀死欲脱教者的孩子。2010年,河南一名小学生在放学途中失踪,后被发现死于一处柴垛处,脚心印有闪电标志。当地警方称,遇害儿童的一名家属曾被发展成“全能神”邪教成员,但后来意图脱离,该教遂实施了报复行动。

  “‘全能神’邪教在发展的过程当中,暴力色彩是非常浓厚的。”武汉大学国际邪教问题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黄超说,在“全能神”邪教发展的早期,其与另一邪教组织“三班仆人派”还为了“抢羊(争夺信众)”,发生过多起命案。

  被“神”操控的人生

  但更为可怕的是,“全能神”邪教完全可以不动用任何外力和暴力,就能够通过蛊惑人心酿成悲剧。

  据媒体报道,1995年底,“全能神”刚刚传入江苏沭阳,便发生了信徒杀子祭神的惨案。

  那一年,当地一位31岁的女性,信“全能神”后终日神神叨叨。一天晚上,她发现“传道人”送的十字架和日记本不见了,便以为自己有罪,东西才会被神灵收回。

  这时,她想起了“神书”上说的话:只有向“全能神”献上“宝血”,才能洗清身上的罪恶,才能拯救世人。“对神要顺服至死,要像羔羊一般任神牵、任神杀……”

  最终,这位母亲用斧头砸向了她刚满8岁的儿子的头,并将其钉在十字架上——最后一根钉子,钉在了儿子的脑门上。

  

  (“全能神”网站截图)

  事实上,很多信徒在被“洗脑”后,因为听从“全能神”邪教教义,认为不跟随其“信教”、甚至阻止其“信教”的亲人都是“撒旦”,是可以击杀的魔鬼。

责任编辑:清风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站点地图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无锡反邪教网

技术支持:泰得利通 网络支持:无锡移动 安全支持:江苏骏安检测


苏ICP备09024546号  公安备案号:32021102000707